1
2
   首頁 > 新聞中心 > 學院人物
4
頭條新聞  
學院人物  
學院專題  
學院直播  
 
培養動漫界的顛覆者

作者:  文章來源: 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  發布時間: 2006-12-3 17:40:47

     ———動畫學院院長孫立軍訪談錄 

    采訪時間:20063

    采訪地點: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系辦公室

    采訪撰寫:李海燕,北京電影學院電影研究所研究生

    記者:從高中到大學是一個門檻,同學們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態和學習?

    孫:同學們高中時代結束,大學剛開始的那段時間,我給它形容為“夢之旅”,一直處在虛的層面上。學生入學以后,可能都要面臨著現實和夢之間的落差,因為夢是虛無的。特別是本科生在入學第一年時,他們還沉溺在一種夢想的東西里,一切都很新鮮。比如說周末出去郊游,每天跟自己的父母、朋友通電話、通信。這樣花在學習上的時間就相對較少。入學以后,無論是本科生、研究生,還是博士生,他們都面臨著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再一次樹立自己的學習觀點,定位自己的學習目標。

    記者:那么學生在剛進校時應該怎樣設定自己的學習目標,應注意些什么?

    孫立軍:以我自己的經驗,我把大學學習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大一、大二,一二年級要重視院系開設的基礎課,雖然會相對枯燥一些,但核心的東西必須重視,也非常重要,因為這是基本功的訓練。有兩門重要的技術類課程:如動畫技法、速寫。重要的理論課程如:視聽語言、影片分析,這些課程都必須重視;第二階段就是大三、大四。在這個階段,學生對本專業已有一定認識和基礎,可以開始動先動手,例如做個短片,不用長,一二分鐘即可。做短片有兩個目的:一是培養興趣。二是通過動手能發現問題,例如合成、聲音方面不成熟,甚至失敗了也沒關系,關鍵是這個動手的過程。其實動畫就是畫兩條線,只要分別畫在兩張紙的不同位置上,翻動兩張紙就會有動的感覺。至于如何動的美,則是另外的問題。這也是為畢業作品做準備的一個過程,有很多學生到了大四都會有宏偉的目標,可是往往會完不成,就因為著手時間太晚。總結一下,就是一二年級邊聽邊做,三四年級少說多做。學習其實和談戀愛一樣,剛開始時總是光看見對方的美,只有接觸后慢慢地才能發現他(她)的個性,戀愛時兩人相處,雙方總是盡量掩蓋自己的缺點去適應對方,這就是奉獻精神。學動畫和談戀愛是一個道理。動畫看起來是美的,可畫的過程卻是很枯燥的,也許不分晝夜畫上三天卻只動了短暫的三秒鐘,但是這是每個動畫人必須經歷的過程,動畫人需要有奉獻精神。

    制定學習目標時,首先必須重視基礎功的訓練。考生為了考取這個動畫學院,都比較注重素描、色彩、速寫三個基本功的訓練,在這很多學生中,有的是掌握了非常扎實的功底。但是在他們入學以后,一方面大部分學生都認為這些東西過時了,或者認為這些東西的學習已經結束了、解決了。另一方面,這些課程的課時安排所占比例也不多。但是在國外,比如美國,像這種速寫課是貫穿了四年的。而一般情況下我們只有兩年時間。那么他們為什么是四年呢?一部分原因是他們入學的時候,速寫水平并不是很高,相對有一定的愛好就可以了;而我們對入學時的考核標準已經有一定高度,其實老師的角度來講,包括本人的希望,都希望學生能在這個高度上,入學后能繼續堅持爬高,只有這樣才能達到畢業時所要求的高度。但是現在我們的學生對基礎課,從入學時就在遠離它,由于基礎沒有繼續爬高,后面的專業課學起來就沒有厚重力,就會后勁不足了。我認為這是學習目標上的一個不足的地方。

    第二我覺得同學們應該努力擴大知識面。電影是一門綜合藝術。電影學院各個專業在招生時都不是僅限在本專業范圍內去考核學生,都希望學生能掌握更多的人文知識,動畫學院也是如此。考試時你只會畫,可能達不到動畫學院的選拔標準;如果你又會畫,又會演,還能寫,這可能就是動畫學院所想要得學生。各個系都很重視綜合素養的培養。學生入學以后,有一部分人好像缺乏這方面的認識,他們總在強調,自己的專業特點,缺乏系與系之間的交流,缺乏競爭意識,可能是因為大都是獨生子女的原因,可能還有別的原因,我現在也特別費解。

    我們電影學院以前有戶外實踐的傳統。那個時候電影學院的圖書館圖書藏量非常少,都是一些老書。課后除了查資料,同學們很少去圖書館,更多是到戶外實踐。例如攝影系到戶外拍攝,表演系到其他的劇組實踐,學動畫的就到火車站、圓明園等一些自然景點去寫生,還有就是去其他院校聽講座,這是電影學院的傳統。但現在大家似乎變得有些懶惰,當然還有相當一部分學生還在主動地學習,我覺得更多的學生在走下坡路。

    其次,在校學生還要從動畫角度深入了解高科技的特點和變化,電影的科技含量非常高的,電影從誕生的那一天起就離不開技術,現在所謂的大片,無論是故事片還是動畫片,技術的變化是越來越靈活。現在計算機技術發展非常迅猛,每一次技術革新都會帶來一次藝術創新,所以我覺得現階段的學習要看重這一點。特別在技術和藝術相結合的方面,電影學院是其它藝術院校無法比的。

    記者:您曾經說過要培養動畫界的顛覆者,請問這個顛覆者是什么意思?

    孫立軍:我曾經談過,電影學院在培養什么樣的人才?從動畫學院的角度,我要培養動畫界的顛覆者,培養顛覆者的核心在于我們的教育不能夠被市場左右,而我們的教育要左右市場,就是這個觀念。

    在這里我主要強調的是動畫產業,以前在計劃經濟時代,更多的是政策上指導做什么,我們的學生就創作什么,當然這個指導性的政策應該說是非常有特點,所以我們的學和用基本是一個系統。而現在的市場經濟時代,實際上是市場化了,造成了現在我們學和用的落差,因為中國目前的動畫產業處于初級階段。我們現在只能跟在別人后面,也就是日本人、美國人有什么,我們就消費什么。不像以前計劃經濟時代,我們中國有自己的一套文化哲學,一套產業哲學,在這一套意識形態指導下整個影片創作是高水準的,但是市場化以后,就分流了很多的人。特別在這種文化浮躁的時代,學生學什么成了問題。現在很少還提拜金主義,其實錢是非常有決定作用的。但是我們在學習的過程中,怎么樣才能夠不被金錢左右,而是去左右金錢,這是顛覆者的一個核心內容。盡管中國的其它領域發展非常快,而我們的動畫產業的發展是比較滯后的。日本20年前的動畫片還在我們中國熱播,無論我們的消費觀念,還是娛樂觀念,都在跟著他們的模式走。

    如果我們僅為了20年前的需求去培養人才的話,那么從人才培養的那一天起就意味著落后。所以我的觀點就是我們要培養市場的顛覆者,特別是動畫界的顛覆者。那就是讓他們具有非常高的審美標準,市場的駕馭能力。我們動畫學院的教學跟日本現在的動畫教學是同步的,要么也只有微小的差距,不會有很大的差距。我們的產業和他們比有較大的差距,但是我們的教學不能有這種差距。我們要把教育和產業有機地結合,但不意味著要一味迎合市場而降低標準,這個我認為不是我們電影學院的傳統。我們就需要培養一批將軍式的人物,讓他們去引領動畫產業,把差距由20年縮短到10年,再縮短到5年,能在短短幾年時間內和國際接軌,這是我特別希望而且也是能夠做到的。

    記者:為達到這個目標,學院為學生提供了怎樣的硬件環境和軟件環境?

    孫立軍:當然,僅靠電影學院的動畫學院這幾十個人,幾百個學生是不夠的,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從營銷的角度形成一個網絡,比如說今年我們計劃要在全國建立20家工作站點,這20家工作站點要完成這幾個任務:第一個任務就是要做動畫產業年報的數據搜集。現在全國已經有200多所大學有了動畫專業,這些院校的動畫專業老師有將近一半是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所以第二個任務是要建立院校間協作網絡,我們希望這些教學站點可以使我們的學生在畢業時就有出路,他們的就業不僅僅局限在北京,他們可以到全國各地去從事教學工作或創作。第三個任務:我們希望電影學院能掌握中國市場最前沿的需求,我們不能閉門造車,也不能只看到了北京的市場,還有像浙江、廣東、福建等等,甚至西部,像新疆、四川這些市場,我們要了解各個市場的差異。我在2000年前提到一個觀點,中國可以劃分五個地區,東西南北中,這五個區域的經濟、文化、傳統、習俗,甚至消費觀念都是有差異的,我們只是在北京這一個點上不足以駕馭全國。如果我們電影學院想做一流的院校,要培養一流的人才,我們就要營造這樣的網絡。建立這20個工作站點,當然核心的東西,我們是希望這些站點能把電影學院當成龍頭來看待,那么我們也要自己給自己施加壓力,讓人感到我們是貨真價實的龍頭。其實剛才我講的這些網絡,就是為了讓學生們有一種自豪感,還要有一種危機感。

    除了建立網絡,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們鼓勵學生自己辦一些活動,比如五月份的動漫節就是讓學生唱主角。同學們可以以做志愿者的方式接待外校的學生、漫畫社團和外邊來的老師專家,和他們打交道,去組織那些工作,因為你是在電影學院,而不是其他學院,所以要做到最好。我們要培養那種引領產業的人。為什么一部日本動畫片《神奇寶貝》全球發行了67個國家,一部動畫片所派生出來的衍生產品整個加起來是1400億人民幣,他是典型的引領著市場,引領著產業的例子。你想想中國有幾個產業能有1400億人民幣,但是日本人用一部動畫片就做起來了。游戲也一樣,陳天橋說下坡就下坡,存在什么問題?問題在于跟在別人后面走,自己沒有研發能力。為什么像三星、索尼、惠普這樣大型的集團公司他們就很有生命力。這些公司的每一百萬會拿出十萬作為研發用,所以我們動畫學院在安排教學經費時,要拿出1/3資助學生,拿出1/3維護設備,拿出1/3補貼老師,形成三箭齊發,這樣內部會形成一種競爭,在學生當中形成競爭,在師生當中形成教學以外的互動,這樣就可以培養出優秀的人才。

    大學對學生的培養是特別重要的。我們電影學院的畢業生可能會有一個習慣,(有的老師認為是不好的習慣)就是畢業后會罵這個學校。其實他們有兩種情緒,一方面覺得能在這個學校挺自豪的;另一方面會覺得自己什么也沒學到。所以我就在想,這個現象我們要從幾個角度去看,當學生罵這個學校的時候,我們作為老師,首先應該去反思自己,是不是給學生提供了一個好環境,讓他們流連忘返,能不能讓他們很留戀這個學校。光給學生一個寬松的學習環境是不夠的,我們要寬中有緊。比如動畫學院,我們將逐步實行上午以必修課為主,下午以選修課為主。然后在業余時間,我們強調學生的實踐課。用必修、選修、實踐三種模式來培養學生的自學能力。

    記者:學院為在校學生提供這么多平臺,那學院對在校學生又有什么具體要求呢?

    孫立軍:我希望學生在校期間首先要重視基本功訓練。第二要注意自學能力的培養。讓他們覺得學校這種松散式的,或者叫開放式的教學模式是有設計的,不是老師不負責任,是希望學生能掌握自主學習的能力。其實這個特別重要,比如到了就業崗位的很多學生反映:到了就業崗位后,同事之間很少交流。因為大家學到這點知識都不容易,別人不會也沒有時間去教你。自學能力就是要學會舉一反三,觀察到一個事件,能聯想到第二、第三個事件。要培養這種能力需要學生由原來的填鴨式學習變為自主式學習。第三就是重視與社會的合作,比如我們現在跟北京臺,跟一些動畫公司,跟一些游戲公司,都有很深入的合作。還有跟其它院校,這些院校不是藝術院校,因為藝術院校大家都有相通的地方,你跟他的合作意味著重復。恰恰像清華、北航或郵電大學等等這些綜合性大學是很好的選擇。比如說我們跟微軟亞洲研究院在做水墨動畫在游戲中的應用這種課題。比如跟北航,我們聯合在做數字奧運博物館。比如我們今年跟麻省理工聯合做了一個虛擬的數字媒體實驗室,我們已經雙方互派老師往返兩次,已初步達成意向。所以我想這就給學生提供了一個他們原來連想都想不到的舞臺。但是對學生來說,要正確樹立專業觀念,現在的學生不能因為到二年級已經可以開始掙錢了,就忽略了這種合作能力的培養,忽略了這種學習機會。這是我很不滿意的地方,特別是某些高材生,到了大三的時候,他可能會掙很多錢了,就不太留戀教室課堂了。第四,學生不能偏執。各系制定的課程專業性都比較強,電影學院除了要分科明確也要充分利用綜合性。比如動畫學院的學生應該多聽一聽管理系組織的制片人講座,另外還要多關注其他系學生的創作活動,這是校內的相互學習。校外要多留意大的展覽,包括和兄弟院校的交流。我們現在每年都要組織老師和學生出國訪問,學生在家庭經濟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應該積極地參與。因為學校每選擇一個活動、一次電影節,都有他的目的性,不是說拿幾萬塊錢出去玩一趟。當然在學生的學習過程中也有波段性,有時候學習興趣濃,有的時候則處于低谷,低谷可能因為家里的一些困難,也可能是同學之間的矛盾,或是談戀愛了等等,但我覺得無論怎樣的外部因素,學生應該培養自己的抵抗能力,自己一定要制定好目標,四年有大目標,每個學期有小目標,就像我們寫一個劇本,寫一個制片計劃一樣。每個學期實際就是一個跟劇組的過程。對每四個半月當中學了哪些課程,對哪些課程有興趣,對哪些課程沒興趣,都因該非常清楚,例如學校給你言語權的時候,你就應該清楚自己要闡明什麼樣的觀點。還有就是要多看書,看雜書。對雜書只要有興趣都可以看,也許對日后創作會有幫助。學生要明白這個道理,不能一味地只動手畫。

    第五,學生要善于提問題。現在的學生提問題的特別少。上課老師強調互動性,叫學生來講講,往往是根據課程的內容,疑難問題的解答,我現在特別希望學生能夠針對每一個老師,每一個教授的特點,多了解他上這個課以外的一些東西。比如當我講到動畫技法時,我就特別希望學生能問我,老師你怎么運作一部影片的?你最早做的那些廣告是怎么跟客戶談價錢的?可能回答就一兩句話,但是對他有指導性作用。所以我覺得現在的學生應該在這些方面再主動些,別一下課就跑了。膽子要再大一點,別怕提的問題會被老師恥笑。

    第六,學生要多策劃或參加活動。了解別的院校,包括國外的院校,他們在做哪些活動,你們可能不了解這個活動的真正含義,但是重在參與,你也可以模仿做一個。比如動漫節,動畫學院獎,還有今年十月份的首屆學生游戲設計大賽,都是老師給學生想的,沒有是一個學生自己想出來的。現在學生只要能提出有意義的方案,我們院里一直給予支持,比如去年的新生提出來搞一個漫畫社團,每周三下午開會。我們就給了他們教室,甚至去老師給他們捧場,給他們做演講,這些都是互動。如果學生不提出自己的想法要求,老師往往不會知道。畢竟學生多了,不像帶研究生,一個老師帶三五個,能夠清楚地知道學生的情況。

    記者:電影學院很重視實踐,其實掙錢也是一種實踐方式,那么學生應該怎樣正確地處理掙錢和學習的關系?

    孫:這種實踐方式有一個問題,他所接觸的這種實踐,像剛才我說的,那只是20年前人家制作時用的技術或觀念。比如學生做一些廣告,只有十幾秒鐘就可以掙很多的錢。但是不能過早的花過多時間在這種實踐上,而且也應該合理地選擇實踐。到了大二、大三80%的時間用于這種實踐,只有10%20%用于學習,我不太同意這種觀念。這種觀念會影響后兩年專業課的學習,靠實踐學到的那點知識專業是非常有限的。雖然你能夠謀生,但是你沒辦法謀財,就是說你沒有辦法謀取一個整體戰略,在戰略上你是失敗的。所以我希望學生,專科也好,本科也好,研究生也好,在兩年三年四年的學習里邊,應該自己給自己制定一個學習計劃。老師在教學上會給你制定一個計劃,你自己也要制定一個合理計劃。學校會給你專門提供實踐機會。比如大四的時候會專門有一個實踐時間。那個時候你選擇了一個好的機會,這個實踐就可以把你頭三年學的知識一下釋放出來,甚至能找到自己的就業崗位。大二大三的實踐如沒有老師的指導,盲目性太大,你可能只能掙點勞務費充當廉價勞動力而以,不能因小失大。

    記者:對于我們學校的管理教學方面,您覺得還有什么地方需要改進?

    孫:我覺得電影學院在管理上,還有很大的不足,這不只是我個人的看法,大家都有這個看法。比如說很多條例還不夠細化,我們現在在向學分制過渡,但是老師們還沒有真正認識到學分制的價值,我們的學分制管理模式還不完善。另外一個,電影學院還缺很多東西,比如像人才庫的建立。人才庫應該由三大塊構成,一塊是我們已經退休的老專家,老教授,老學者,他們不僅是我們電影學院獨有的,也是重要的社會人才,同時也是我們的招牌菜。第二塊就是現在這些優秀教師員工,應該讓學生了解這些優秀的老師,并且了解他們的創作。可是現在我們很難看到。當然動畫學院這方面做的也是不足的,應該得到改進。第三塊是優秀學生,應該讓這些學生早一點嶄露頭角,不僅僅讓電影學院各個系的學生看到,也要讓社會看到,要讓社會關注一個大師是怎么成長起來的。

    另外從教學角度來講,比如說我們的研究生,電影學院的研究生包括編導攝錄美,還有理論,分得非常細,每年都要招收很多研究生,但是他們之間的聯合作業不多,他們對電影的研究缺乏整合,過于分散。因為電影是綜合藝術、團隊藝術,靠一兩個研究生閉門造車做理論,特別是那些晦澀的理論,很難有說服力,畢竟他們沒有在一線上拍過片子,所以我覺得電影學院的研究生教育應該整合。比如說除了視聽語言這種電影基礎課、大課,研究生在一起上以外,更重要的是在實踐時,把他們整合起來,這是研究生教育很重要的一部分。比如動畫學院也有攝錄美,動畫學院的學生完全可以整合在一起,就有優勢,今年特拉維斯電影節的,電影學院一共三部作品,其中兩部是動畫片。那么,本科生也一樣,也需要整合,要打破系與系之間的界限,特別是要那些尖子生整合起來,形成更大的創作能力。學生們其實是愿意打破門戶之見的,問題在老師們不要帶有成見。有一些系可能以老大自居,造成了學生也有這種偏見,這種偏見時間長了,也就自己把自己封鎖住了,因為地球沒有你照樣轉。我們電影學院現在還以“唯一”自居,其實全國兄弟院校已經有很多開設了影視專業,僅動畫專業就已有200多所大學已經有了,我們的優勢還有嗎?我們要有自危的意識了,現有的品牌優勢也許再過十年就沒有了。

    教學方面還有一點需要改進,學校要重視一二年級的公共基礎課,我認為我們電影學院的外語教學是非常失敗的。為什么每年本校本科生考本校研究生時,成功率那么低。很重要的一點在于外語教學的失敗。特別是針對藝術類的學生,這種專業的教學是失敗的。學校能不能以開小灶的方式,外請一些高水準的外語老師,還有要給學生施壓,要讓他感覺到如果外語學不好,就根本畢不了業。我就覺得這是值得的,當然這是一個管理規劃,需要我們思考,也僅僅是我個人的一個觀點。還有我們學校每年的獎勵制度是不是太少了些。學生們對這種很短暫的活動不足以讓他們培養出這種榮譽感。我覺得這種獎勵對優秀學生的宣傳還不夠,能不能在整個學院范圍內組織報告會,讓優秀學生演講,講講自己是怎樣學習的,讓他們也互動一下。

    記者:您剛才說那么多都是針對在校學生的,對想考這里的學生又有什么樣的要求呢?

    孫:想考這兒首先要培養自己的專業興趣點,我覺得電影學院不是那種想考就能考上的,一定要有專業愛好,這個愛好不是一般的喜歡,要求對這個專業有較深的了解。比如說電影每秒24格,動畫24格需要畫出來,你可以自己做做,看看畫24幅畫面需要多長時間,而實際轉化成視覺的時候只有一秒鐘,一秒鐘能干什么事?就是眨一下眼睛再睜開,我只是舉一個小例子,這是要考電影學院、要完成夢想的學生需要了解的。第二動畫學院要那種基本功特別扎實,杜絕浮躁的人。現在有很多學生有這樣的現象:文化課不太好,有藝術愛好,但是又沒有真正的去訓練過。有大量這樣的人來考電影學院,包括考動畫。那么我就對他們提出一個忠告:電影學院要求基本功非常扎實,一般的情況下,最好能系統地學習兩到三年繪畫。有這種經歷的人才能考這里,如果只是剛剛學半年,幾個月,我認為不要抱有考上的夢想。第三要求興趣廣泛,電影學院不會招書呆子型,動畫學院也一樣。你要學會做一個非常善于觀察生活的人,特別是生活細節。拍電影的各個專業都需要這樣的人,你可以去留意別人不留意的東西,發現別人發現不了的東西。我有的時候跟學生講,動畫跟其它專業不太一樣的是還要多學一點點幽默,比如你應該多留意一些相聲、小品,這種戲劇性的東西短小精悍,非常有特色。然后把生活當中一個不被人重視的細節外展,讓它產生幽默感,這些東西都是需要的。當然語文和外語也是我們看重的兩門課程。這些都是考電影學院動畫學院的考生一定要重視的。

    記者:還有您剛才說了學生要做顛覆者,但如果畢業后和市場無法接上軌怎么辦?動畫學院的學生沒有就業的不安全感嗎?

    孫:他們會有就業壓力,但是我覺得只要他們認真學了,就不應該有壓力。他們只要用出60%的力量,就會沒有就業壓力,這是動畫學院,包括專科的同學。那些有就業壓力的只有兩類人,一類是在校期間根本沒有用功學習的。我調查過,有幾乎就沒有學的學生,學習心不在焉,除非記考勤他就來,課外就是玩,當然這類人很可能會被開除。你想想,這樣的學生無論上什么樣的學校都一樣會有就業壓力。第二類是死學的人。老師要講的東西很多,其實就是想告訴他,要學會舉一反三。比如設計一個人物形象,他沒有很好的基本功,但是自己又在那兒鉆牛角尖,這條路走不通,不知道換一條路走,這就是不得法。就這兩類人,沒有第三類。

    和市場接軌是一個過程,我給你舉一個例子,我們有一個99級的學生,他應該是03年畢業的。他在校期間在班里的綜合排名可能是在中下游,他畢業以后向我咨詢過,他問我他應該做什么?我說,你能通過你老子的關系,通過一些投機行為找到一個鐵飯碗,但是作為本科生,你很難再施展自己的才能。我認為在電影學院學習藝術,更重要是電影學院培養了你的自信,培養你闖蕩江湖的能力。那我覺得在你剛剛畢業的時候,一定還要在社會大學、市場大學當中摸爬滾打四年,然后再回過頭來定位自己怎么做。這個學生就聽了我的建議,他在畢業的第二年用了半年時間掙了大概160萬人民幣。這個價值可能是一個鐵飯碗一輩子所創造的價值。你想想半年的時間創造160萬人民幣,一個月平均30萬左右,你想想一個人工作,你就是說按月薪三千、五千,十年才多少錢,3060萬對吧,他用半年時間就創造了你30年工作的價值。當然我們不可能培養的學生各個都能做到這樣,但是他是個典型。

    記者:我知道您歷時六年創作《小兵張嘎》,您在創作過程中肯定有很多經驗,您可不可以分享一下。

    孫:這個沒問題,我給你透露一下,我們428號完成《小兵張嘎》的創作手冊,是劇后的一種總結。它融合了六年的創作過程,我推薦里面其中的七頁,是我即興記錄的一些心情,有的只有十幾個字,有悲觀的,也有陽光的,有的甚至就是在廁所里想起來,畫了畫,真是用廁所紙。也有開會的時候,上面在說教,下邊我腦子里就在想著《小兵張嘎》。到時候你盯著我,我送給你。

    記者:那有什么建議給學生呢?

    孫:我是在99年底策劃這個片子的。作為電影學院的畢業生,同時又作為電影學院的老師,同時也是動畫學院的負責人,我就在想,學生們考取了電影學院,考取了動畫,他們在我這兒能學到什么,像當年我考取電影學院又希望能學到什么?首先學生需要得到知識財富,第二得到人生價值目標,也就是實現自我。那作為電影學院動畫學院的負責人,我自己的目標是教好書,拿什么教,用什么作為標桿?所以要有自己的創作,我應該帶頭做別人做不了的事情,做只有電影學院的畢業生才能做得了的,那就是動畫電影。跟電視還不太一樣,他從策劃到融資到整個制作都具有高難度。所以《小兵張嘎》的這六年見證了一句話—— 一個人只要有夢想就一定能實現。首先《小兵張嘎》也是培養我自信心的一個過程。什么是自信心?就是能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運作了一部耗資1200萬的電影。沒有靠電影學院的幫助,完全靠我們自己。這個案例的成功可以給學生提供一個標桿。現在的環境成熟了,學生畢業以后會比我更容易做到這一點,也許你不用六年,用兩年、三年、四年就能成功。第二《小兵張嘎》的創作突破了原有的模式。中國傳統動畫片的創作可能局限于神話傳說,《小兵張嘎》是一個現實主義題材作品。從創作類型電影來講,《小兵張嘎》樹立了電影學院的品牌,就像當年的《本命年》等78班創造的新電影概念一樣,動畫也要追求新電影、新學院派,新學院派是什么就是把不被大家看好的題材做好,把大家認為過于政治的做的商業娛樂同時又不失藝術水準。新電影、新學院派就是要奔著這個目標。我們不排斥歐洲那種藝術電影、沙龍電影,同時我們也不應該排斥好萊塢電影。《小兵張嘎》創作了一個新的類型電影。第三《小兵張嘎》是導師帶學生做的一部電影,不像以前的老師創作,可能是在外邊一個劇組里邊,除了他是電影學院的,其他都跟電影學院沒關系。這部動畫電影從前期的編劇到中期的制作到后期的完成,都是我帶著研究生完成的。只是說中期的大規模制作邀請了一些公司。所以這是老師帶學生去參與商業片創作的例子。第四,這種題材到底算不算藝術,我不會去評價。到現在還有一些理論家,包括我的同事,可能對這種題材的電影還會嗤之以鼻。我希望這部電影真正走向市場的那一天,就是七、八月份上映以后,它的影響力能持續十年或者更長。我堅信這一點,我希望我們不要人為地給他劃定成分,重要的你是否在用心創作一部電影,創造一種新的藝術。我還可以想到第五點、第六點、第七點,一部《小兵張嘎》不僅僅鍛煉了我個人的能力和創新精神,更重要的是培養了一個團隊。我們應該發揚電影學院這種風格、傳統。《小兵張嘎》在去年獲得了華表獎,因為這是一部真正的原創國產動畫片,跟當時獲獎的那部《紅孩兒大戰火焰山》不一樣,它是臺灣制作的,不是真正本土的。《小兵張嘎》的誕生也結束了北京沒有動畫電影的歷史,這個意義可能更重大。我現在做的第二部賀歲動畫電影是我和我的九個研究生共同創作的。我們也使中國的第一個動畫博客在電影學院產生,每隔兩天他們創作時的喜怒哀樂就會在博客中展現出來。影片做完的時候還會有一本動畫博客書,衍生產品在市場叫紅,不同的出版物也會接踵而來,這樣不是很有意思嗎?我想這樣說,如果北京電影學院的老師和同學都動起來,那電影學院真的會是五彩繽紛,真的是“唯一”了。

 
3
本站所有文字,圖片和動畫的版權均為動畫學院所有,未經允許請勿擅自轉載或刊登,如欲合作請聯系我們
2002--2006 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 WWW.www.vzcekr.live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西土城路4號——北三環學院路薊門橋北約300米
電話:82043786或82048899—236或287
郵編:100088京ICP備06008149f號
s
 
彩乐同志直播